加多宝集团/集团资讯  
 
加多宝一路走来没有过错_加多宝集团

 
加多宝一路走来没有过错
[2017-07-10]
 
   香港鸿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鸿道集团”)与广州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药集团”)在合作13年后终于出现了分歧,并从2010年至今纠纷不断。先是广药集团提起仲裁,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两份补充协议无效,后至向全国多处工商部门举报,要求查封加多宝侵权产品,并扬言将提出巨额赔偿。乍一看来,加多宝似乎确有过错。对此,笔者根据争议双方合作的各阶段及先后出现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综合分析,认为加多宝一路走来没有过错。
  一、“借船出海”,扬他品牌。
  1995年3月28日,广州羊城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王老吉食品饮料分公司(下称“王老吉分公司”)与鸿道集团就626155号“王老吉”商标签订了《商标使用许可合同》,约定许可鸿道集团使用红色纸包装清凉茶饮料。此后,王老吉分公司将“王老吉”商标转让给广药集团。2000年5月2日,广药集团许可鸿道集团及其投资企业在中国大陆生产及销售红色罐装及红色瓶装王老吉凉茶,许可使用期限至2010年5月1日。同时,鸿道集团董事长陈鸿道又申请了红罐罐帖的外观设计专利,并许可加多宝独占实施。其后,加多宝在合同约定的范围内,信守双方的承诺,设计出自己的产品——“红罐王老吉”,以保证不与广药的绿盒纸装王老吉产品发生冲突。在生产销售“红罐王老吉”的同时,加多宝按约定及时地向广药集团支付了商标许可使用费。
  广药集团重视知识产权,将“王老吉”注册为商标,具有远见卓识。加多宝长年积极营销,将“王老吉”打造成“中国第一品牌”,可谓功不可没。
  由于加多宝对“王老吉”凉茶“预防上火”的独到营销定位以及义捐汶川、玉树过亿的品牌形象塑造,使这个曾经奄奄一息的老字号起死回生,一跃而成为中国第一民族品牌。2009年,“王老吉”更是创下中国市场销售额160亿元的商业奇迹,一举超过可口可乐。
  加多宝成立之初缺少品牌,但又有志于在中国的饮料市场做一番事业,于是便“借船出海”,选择了凉茶老字号“王老吉”商标,作为其打入市场的一种策略,卧薪尝胆,恪守信誉,十年磨剑,可口养生,果然一举成名,而且成名的是“王老吉”,那么作为树立王老吉品牌的首席功臣,加多宝何来过错?
   二、主体变更、合同重签。
  1995年3月和1997年2月,王老吉分公司与鸿道集团先后签订了两份《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将商标许可使用范围扩大到红色纸包装及红色铁罐装凉茶饮料,并将合同有效期延长至2011年12月31日。
  1997年8月28日,王老吉分公司将“王老吉”商标转让给广药集团。因商标所有权人主体变更,鸿道集团便与广药集团于2000年5月2日重新签订了《商标许可协议》。
  鸿道集团与广药集团根据我国《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在合同主体由王老吉分公司转化为广药集团后,双方依法及时重签《商标许可协议》,对此,加多宝并无过错。
   三、备案协议,理应有效。
  备案协议属于广药集团与鸿道集团签署的第三份补充协议,与仲裁所涉的两份补充协议无关。该协议约定“王老吉”商标的许可使用期限至2013年1月19日。相对于双方于2000年5月签署的主协议来说,该份补充协议与仲裁所涉的两份补充协议并列,是一份独立的补充协议,且是众协议中唯一向国家商标局备案的协议。该协议根据国家商标局于1997年颁布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备案办法》第十二条第二款规定,已刊登于2003年9月第2期《商标公告》上。显然,该备案协议不是被裁定无效的两份补充协议的附属备案合同,其有效性应由经贸仲裁委另行裁定,因此,经贸仲裁委对加多宝另行提起仲裁的申请应当予以立案。同时,若广药集团向法院提出申请执行仲裁裁决,则法院也应以该备案协议并未被裁定无效为由不予执行。既然如此,那么加多宝在2013年1月19日之前生产、销售“王老吉”红罐凉茶又何错有之呢?
   四、“红罐装潢”,属谁所有?
  “红罐装潢”是加多宝在租用“王老吉”商标时自行独立设计的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与“王老吉”商标是各自独立的两项知识产权。对此,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作了有关规定,其中就规定了“知名商品特有装潢权”。知名商品特有装潢的权利主体是该商品的经营者,即生产者、销售者(包括营销者),该权利与注册商标专用权可以分离,即该两项权利可以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主体。因此,“王老吉”注册商标虽然属于广药集团,但知名商品特有装潢,即“红罐”装潢就属于加多宝所有。
  “红罐”王老吉包装装潢的外观设计专利是否有效与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权之间并无必然联系。加多宝在经营过程中,将陈鸿道设计的红罐罐帖使用于其产品王老吉凉茶上,使消费者一看到这种红罐罐帖的饮料时,就知道是王老吉凉茶。因此,该“红罐”装潢权应属加多宝所有。外观专利虽然已经无效,但可以证明是加多宝最先使用,故该“红罐”装潢权理应归最早使用的加多宝所有。对此,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予以肯定。该院于2004年在同类案件中作出的(2003)粤高法民三终字第212号判决书中认为:知名商品特有的装潢权由知名商品的合法经营者享有。加多宝公司对其使用的“王老吉”红色罐装凉茶饮料的装潢享有知名商品特有装潢权。为此,加多宝在凉茶上使用由其设计的“红罐装潢罐帖”显然并无过错。
   五、独创广告,应有版权。
  “怕上火,喝王老吉”虽仅七字,但却能表达完整的意思,即“喝王老吉能防上火”。且该广告语具备文字作品的构成要件,此前也并无类似的表达文字,其独创性在于“怕上火,喝……”广告语文字结构,属于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文字作品,具有著作权,且该著作权属加多宝。加多宝即使失去“王老吉”商标的使用权,但其仍对该广告语依法享有著作权,未经加多宝同意,任何人不得擅自使用该广告语,包括广药集团。
  广药集团在其官网上发布“怕上火就喝王老吉”的广告语仅比加多宝享有著作权的广告语多一“就”字,两者并无实质区别,显然侵犯加多宝的著作权。至于广药集团的“凉茶就喝王老吉”广告语虽然未必侵犯加多宝的广告语著作权,但有排斥其他凉茶之意,可能涉嫌不正当竞争。
  对于加多宝来说,既然拥有“怕上火,喝……”广告语的著作权,那么将“怕上火,喝王老吉”修改为“怕上火,喝加多宝”,继续使用其拥有著作权的广告语文字结构当然也就没有过错。
   六、照单全收,视为默认。
  关于鸿道集团向广药集团支付商标许可使用费的问题,鸿道集团此前一直按照双方约定及时向广药集团支付商标使用费,且付至2012年5月。对此,广药集团照单全收,但却认为付款是加多宝单方行为,既不认可系加多宝支付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又不退还此款,以拒收明示合同终止。
  《合同法》第36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订立的合同,当事人未采用书面形式,但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该条中“对方接受的”,就是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一方行为的默认。加多宝继续支付商标许可使用费,说明其已履行了主要义务,广药集团接受了加多宝支付的商标许可使用费,就是一种默认的行为。加多宝在广药集团默认的情况下,继续生产、销售红罐“王老吉”凉茶又有何错呢?
   七、客观宣传,并无虚假。
  广药集团对外声明,未经授权许可,任何企业均无权对外发布任何关于“王老吉”、“红罐王老吉”、“红瓶王老吉”的产品经营信息及经营性广告,亦无资格散布“红罐王老吉更名”等虚假信息。
  加多宝从零起步,建立生产基地、销售网络,苦心经营,将一个名不经传的“王老吉凉茶”打造成中国凉茶第一品牌,使其品牌价值逾千亿元,成为中国迄今为止最高价值的品牌。然而,目前加多宝突然失去“王老吉”商标,但其生产和销售的还是“原来配方”、“原来味道”、“全国销量领先”的凉茶,需要重新命名,重新打造品牌,那么其据实对外宣称的是“全国销量领先的红罐凉茶改名为‘加多宝’——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这并无夸大宣传,也未欺诈消费者,又有何过错呢?
   综上所述,加多宝对王老吉商标及我国凉茶业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广大的消费者也同情加多宝,并予以力挺。鸿道集团及加多宝在这次中国商标第一案中唯一的过错就是没有打造自己的品牌,缺乏自主知识产权意识,然而现亡羊补牢,尚为时未晚。
  加多宝“借船出海”,却险些翻船,辛苦打造了十七年的品牌却变成了为他人做嫁衣。商标品牌价值的骤增成为租借双方争议的焦点,现在加多宝只得如期交还使用权,那么用心良苦塑造的巨额品牌价值也就付之东流,但如果是自创品牌也就不会留下这些遗憾了。
  “王老吉”品牌之争,不得不让人联想起“自主品牌”。有百年历史的雷允上、同仁堂、全聚德、狗不理、吴良材、泥人张、张小泉等,这些中华老字号,仍然以其强劲的生命力活跃于今天的市场。而改革开放后,中国又涌现出像海尔、联想、长虹、格力、娃哈哈、蒙牛等大批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在各自领域独领风骚。可见,企业在任何时候具有自主品牌,那么其生命力才会经久不衰。
  加多宝十多年的打拼,成名的是“王老吉”,而不是加多宝,这就是“借船出海”的悲剧。大凡企业初创之时,往往会“借船出海”,但只是权宜之计,而不是长久之计,只能“出海”,而不能“出洋”。企业在“出海”之后,就应独创自己的品牌,否则就会“代人养子”,而自己则永无品牌。不过,好在加多宝在打造“王老吉”品牌的同时,也积累了大量的打造品牌的经验,加多宝品牌在短短的时间里已崭露头角,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加多宝品牌也会如日中天。

  

上一篇:“清甜粽子香,浓浓敬老情” 加多宝与你同行 — 走进敬老院

下一篇:加多宝与各界共携手 “筑巢行动”今夏再启航